冬虫夏草真的是神药吗?

2021-04-07 01:16人已围观

01不是

经过对虫草的分析,科学家发现除了水和脂肪外,还有两种独特的成分:虫草酸和虫草素。虫草酸其实就是甘露醇。这种药注入人体后,可利尿,治疗脑水肿和青光眼。然而,甘露醇只有注射到血液中才有用。口服的话,人体吸收的很少。甘露醇通常是从海带或蔗糖中提取的。人工提取的甘露醇纯净廉价,不需要吃虫草来获取。而且野生冬虫夏草中几乎找不到虫草素。

冬虫夏草主要生长在海拔4000米以上的高山草甸。顾名思义,它有两种形态:冬虫夏草。那么,它是动物还是植物呢?我们先来了解一下“虫”和“草”是什么。

这里所说的蠕虫是指蝙蝠蛾的幼虫,属于鳞翅目蝙蝠蛾科,全世界有300多种蛾。夏天,蝙蝠蛾在地上产卵。孵化一个月左右,卵变成幼虫后钻入潮湿松软的土层。幼虫在地下越冬,第二年春季变为蛹,夏季羽化为成虫。这里的“草”其实是麦角科虫草属的真菌菌株,而不是植物。蝙蝠蛾的一些幼虫在地下时被真菌孢子感染和寄生。这些幼虫逐渐被菌丝填满,幼虫尸体和菌丝结合形成的菌核保持昆虫形状几个月。真菌需要延伸子实体才能传播孢子,但子实体只有几厘米长,寄生的蝙蝠蛾幼虫在地下深处活动,很难将其子实体延伸到表面。所以真菌会控制幼虫的行为,让它们爬到离地表两三厘米的地方,头朝上尾朝下,直立在土里,然后死去。这时潜伏在虫体内的菌丝迅速移动,长出子实体。子实体伸出地面后,可以将孢子传播给下一代。这时,它看起来像一棵草。所以,“冬虫夏草”既不是动物,也不是植物。是自然界著名的“僵尸”。

“冬虫夏草”是两种生物生存竞争的结果。冬虫夏草利用蝙蝠蛾的幼虫作为培养下一代的养料。人们收集真菌菌株和昆虫外壳,它们被认为是神奇的药物。但你可能想象不到,这么有名的药材,连明朝的《本草纲目》都记载不了。直到清乾隆年间,吴编撰的《本草从新》才出现。所以对于中医家族来说,算是一种新药。在《本草从新》中,作者提到冬虫夏草具有保护肺肾、止血化痰的一般功效。然而,近年来,其疗效在国外听起来越来越多:预防和治疗急性肾功能衰竭,降低血压和血脂,改善人体微循环.简直是万灵药,治百病。当然,价格一直在上涨。

冬虫夏草看起来像一只长着蘑菇的死虫子。真的能治病吗?经过对虫草的分析,科学家发现除了水和脂肪外,还有两种独特的成分:虫草酸和虫草素。它们是冬虫夏草中所谓的“有效”成分。虫草酸,听起来很高端大气,其实是甘露醇。这种药注入人体后,可利尿,治疗脑水肿和青光眼。然而,应该注意的是,甘露醇只有在注射到血液中时才有用。口服的话,人体吸收的很少。有人会说:“我为什么不多吃点?”其实吃多了会拉肚子,所以医生都用它来清肠。甘露醇味甘,常添加于糕点中,但包装上一定要注意,摄入过多会引起轻度腹泻。这样常用的东西一定要从冬虫夏草中提取吗?当然不是。人们通常从海带或蔗糖中提取。甚至柿饼表面的霜也富含甘露醇。人工提取的甘露醇纯净廉价,不需要通过食用冬虫夏草来获取。冬虫夏草是德国科学家卡宁厄姆于1951年首次从蛹虫草中分离出来的。被冬虫夏草感染的幼虫很难腐烂。他觉得肯定有什么成分在起作用,最后他提取了虫草。蛹虫草又称蛹虫草,是冬虫夏草的亲戚,通常由蛾的蛹生长而成。蛹虫草中虫草素含量丰富,但在野生冬虫夏草中几乎找不到。而且虫草素的功效还存在争议,至今未被批准作为药物。

你可能会问,冬虫夏草虽然没有什么神奇的功效,但平时炖肉的时候放两个,泡在水里喝也没什么坏处。遗憾的是,经过研究,服用冬虫夏草引起的副作用包括皮疹、皮肤瘙痒、月经失调,长期使用可能对肾脏有害。2004年,美国医生本斯基证实,冬虫夏草可引起便秘、腹胀,减少肠道蠕动。因此,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认为冬虫夏草的安全性有待验证,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已发布《关于冬虫夏草不得作为普通食品原料的通知》。更不用说,一些无良商人还在虫草中添加铅和汞来增加其重量。消费者服用这种虫草会引起重金属中毒。

Tags: 的是

标签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