慰安妇是什么意思?

2021-04-05 23:16人已围观

01被迫提供性服务的妇女/性奴隶

慰安妇是二战期间日军强迫的军奴。中韩两国的历史学家认为,主要是通过欺骗和胁迫。慰安妇大多来自中国、朝鲜半岛和日本,也有很多来自琉球、东南亚和荷兰的女性,其中聚集在日本的慰安妇也被称为女子前锋队。

慰安妇是指二战期间日本政府及其军队为成功实施并完成对亚洲的侵略战争而推行的一种军事奴役。1996年,联合国发表了一份关于日本慰安妇的报告,将慰安妇制度确定为性奴役。2012年7月,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指示所有美国文件和声明禁止“慰安妇”一词的日文直译,改为“强迫性奴”,从而要求日本正视二战期间的性暴行。2012年12月6日,中国历史学家在《南京大屠杀全史》新闻发布会上提出,侵华战争中被日军强行征募的中朝(二战时朝鲜是日本的一部分)的“慰安妇”应改名为“性奴隶”。2015年12月1日,——,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分馆——南京李记巷慰安所旧址展厅正式对外开放。2016年5月31日,中韩等11个国家和地区的非政府组织再次发起“慰安妇”登记申请。2017年,中国关于慰安妇的线下电影《二十二》上映。

1872年10月2日,明治政府颁布了《艺妓解放令》,宣布禁止个人经商,废除传统的游览制度。作为其配套措施,次年12月颁布了《活在世上的贷款规则》和《活在世上的妓女规则》,将所谓的以自己意愿为基础的妓女集中在《活在世上的贷款》上,形成了完整的接受健康检查、领取营业执照和纳税制度,奠定了日本现代意义上的公共卖淫制度的基本框架。1888年日军组织成师,甲午战争后扩大到12个师,日俄战争后扩大到18个师。这些师、步兵团的驻地都在短时间内发展成了军事首都。在这些军事首都,军队为了解决士兵性欲排泄问题,积极推进幕后游廊建设;地方政府正在积极招募性交易带来的资金。在日本,随着军事设施的扩大,妓女的建筑总是在军事站周围。在大规模战争的背景下,防止性病传播、加强军队管理等“内在”需求成为军队与公娼制度“联姻”的大推力,为未来慰安妇制度的形成提供了可操作的“模板”。1905年4月,“日本花柳病防治协会”成立。1910年,日本制定了《行政执行法》和《娼妓取缔规则》,将私娼纳入控制对象,进行强制性性病检查。同年7月,日本政府专门制定法律法规,要求各地设立专门的性病医院,并出资将染病男妓遣返医院治疗。1927年3月25日,日本帝国法院批准《花柳病预防法》,1928年9月1日部分执行。近代日本公共卖淫制度的建立和发展,保证了国家参与管理和垄断女性性交易的特权。

妇女拐卖网络东亚妇女个人拐卖网络的形成,可以在战争爆发后的短时间内迅速构建起庞大的“慰安妇”供给体系。从19世纪70年代到20年代,大量日本年轻女性漂洋过海,到海外卖淫谋生,足迹遍布全球。大致划分其分布区域,除日本殖民地和朝鲜、台湾省、满洲(东北)实际占领区外,大规模聚集区还包括东南亚(东南亚)、西伯利亚、中国大陆、香港、北美等地,形成了世界历史上罕见的席卷全球的卖淫人口运动。明治四十一年(1908年),海外“南洋姐妹”官方统计为30791人,其中约2万人前往满洲和夏威夷。日本近代公共卖淫制度向海外殖民地的移植,为这一网络的最终建立奠定了基石。日本在受其影响的地区建立了妓院和餐馆,并在日本“内陆”公共卖淫系统的基础上引入了卖淫管理系统,包括满洲、朝鲜半岛和台湾省。以满洲为例。1905年6月,日本在大连设立关东州民政局,1905年秋至1906年初,颁布了一系列管理卖淫的法规。它的强制梅毒检查、指定旅游区、限制卖淫年龄、征税和其他做法与日本的“内陆”制度没有什么不同。于是,近代日本公共卖淫制度的基本框架被移植到关东府。1906年9月1日,日本设立关东总督公署,关东民政厅颁布的上述法规法令完全继承。随后,日本在治理满洲的过程中,逐渐整理统一了地方军政部门的各种卖淫管理条例,颁布了统一的《艺妓酌妇及雇妇女取缔规则》 《娼妓取缔规则》 《贷座敷取缔规则》和《娼妓健康诊断施行细则》等。这些法规和法令作为日本管理满洲卖淫业的国家权力的重要组成部分,发挥了重要作用。日本现代公共卖淫制度在朝鲜半岛的移植,与满洲相似。1876年,通过《江华岛条约》,日本强迫朝鲜开放釜山和远山,日本妓女开始登陆经营。1881年,针对日本妓女在韩国从事卖淫活动,日本模仿国内做法,在韩国颁布《贷座敷及艺妓娼妓营业规则》,授予日本总领事馆颁发“营业执照”的权力。日俄战争结束后,朝鲜成为日本事实上的“保护国”。1906年6月至1910年4月,各居住区议会办事处以议会办公令的形式颁布《艺妓及酌妇取缔令》和《料理店饮食店取缔令》,以日本居住区为主,逐渐将公共卖淫制度渗透到韩国社会。1910年8月,通过“日韩合并”,韩国完全沦为日本的殖民地。此后,禁止卖淫的管理权从理事会办公室转移到警察局长部和各省的警察部长。1916年3月31日,日本殖民当局颁布了第《贷座敷娼妓取缔规则》号警察局长署令(1916年5月1日实施)。于是,公权力认可的卖淫仅限于借钱的妓女,并与餐馆、酒楼明确区分,以防止艺妓和女性从事变相卖淫。通过这一禁令规则,韩国经营者和妓女都被纳入管理范畴,实现了对朝鲜半岛管理的整体控制。殖民时期的朝鲜统一实行公开卖淫制度,意味着公开卖淫制度已经以法律的形式在朝鲜半岛正式确立。殖民统治下的东亚公共卖淫制度的引入,使得日本式的性管理模式迅速扩张。日俄战争后,伴随着经济掠夺和政治压迫,大量殖民女性被卷入这一体系。以朝鲜半岛为例,以一战为界,朝鲜的卖身制度趋于完备,与日本大陆有着相同的性习俗和供妓制度,并在韩国社会生根发芽。到1929年,朝鲜半岛上朝鲜妓女的数量超过了

20世纪20年代初,朝鲜妓女通过满洲和沿海各州出现在库页岛地区。20世纪20年代初,她又开始去台湾省旅行。根据1930年的统计,在调查台湾省妓女的出生地时,发现大部分女性来自朝鲜半岛。此外,20世纪20年代,上海、青岛、济南、汉口、天津等地出现了许多韩国妓女。

早期的对外战争(1894-1895年的中日战争,镇压义和团运动,日俄战争等。)军方参与的很快就结束了。日本军方没有足够的时间管理妓女,如何解决军人性欲发泄问题也没有提上日程。出于交通条件和安全的考虑,当时妓女很少单独上战场。一般是妓女楼的经营者带领队伍在战场附近设立类似日本国内游馆的“舒适场所”。1918年8月,日本出兵西伯利亚,介入俄国革命,1925年5月从库页岛撤军,历时近7年,最多出动7.3万人。在这场战争中,性传播疾病在日军中盛行。据不完全统计,约有10%至20%的日本官兵感染性病,共计1.2万人。因性传播疾病而减少的人数远远超过伤亡人数。针对这种情况,日军采取了一些对策。西伯利亚入侵期间,日军性病泛滥,迫使日军不得不重视这个问题。在这种情况下,军队和按照军队意图运作的国家行政机构开始以前台为主体,从妓女的招募、分配和管理,到全面参与。[5]日俄战争期间,作为满洲战场,大量妓女涌入日本本土。针对这种情况,营口军政部开始实施征税和梅毒检测。1905年3月,营口军政管理局制定了《旅舍料理屋下婢取缔规则》,在第7条中明确规定,妓女(大部分是面临军妓的妓女)必须遵守军政管理局的规定,接受健康检查,不得拒绝。营口军政管理局也成立了“女子医院”,强制驱逐患有性病的“仆人”。为了防止性病传播,辽阳军政部还直接运营其子公司日本女子医院。根据军政专员大伟奥哈拉的指示,1904年12月,在安东地区新建的街道上开辟了一个名为“花园广场”的游廊。大约在1905年2月,当地的餐馆集团建立了一个妓女建筑——“醉雷婷”献给日本士兵。在为日本士兵服务时,它规定了明确的价格限制。

随着日本帝国主义对外侵略战争的扩大,日军对“舒适”的要求日益强烈。另一方面,国际社会对妇女个人商业的强烈批评给日本当局带来了巨大压力。“一二八事件”后,日本妓院经营者为了在上海开设“海军指定的慰安所”,以招募“军事食堂服务员”和“女仆”的名义,在长崎等地招募年轻女性。同年5月,15名妇女从长崎港出发,被送往上海的安慰机构。1936年2月,长崎县治安法官以从国外绑架的罪名判处参与这一事件的10名妓院经营者最多三年零六个月的监禁。1937年3月,大法院结束了审判,维持了这一有罪判决。日本大陆对招募“慰安妇”的法律限制和性病防治的实际需要,使得从日本发起的招募“慰安妇”逐渐演变为在殖民地和势力范围内的强制招募。日军在推进慰安所建设的同时,日本国内妓女逐渐采取了与国家全面合作的态度,最终融入了法西斯战时的国民动员体系。1937年9月28日,以日本基督教妇女矫正协会为代表的八个妇女团体成立了日本妇女团体联盟,该联盟在其成立宣言中宣布,在全国动员的秋天,妇女团体应真诚合作,成为强大的枪支和支持者,以克服困难时期,充分发挥妇女的真正价值。舒适站在中国的建立1931年11月,日本海军在上海虹口指定了日本侨民经营的四个海关场所:新生沙龙、小松馆、永乐馆和郝散馆,作为日本海军的特别舒适站。从此,“慰安妇”制度蔓延到日军整个东亚战场。1932年1月,上海事变后,日军性侵中国妇女。日本开始在上海成立“慰安妇团体”。上海与淞沪停战后,陆军慰安所逐渐撤出,海军慰安所继续运作。同时,沦陷后的东北,很多日本人在关东军周围开设军妓。1937年12月11日,日本“华中军”司令部发布《方面军关于慰安设施的实施意见》。一方面打电话给日本,要求收集日本慰安妇,尽快运往中国;一方面拨出巨资请日本“便民屋”老板出面,举办“民间慰安所”;与此同时,秘密命令下的各部首先自行建立了各种临时安慰中心。以上海杨家寨娱乐中心的成立为标志,日军开始正式实行慰安妇制度。日军12月13日攻占南京后,大规模的烧杀抢掠导致性病在所有日军中迅速蔓延。松井石根下令加快南京各种慰安所的建设。12月25日《关于设立南京慰安所的方案》由日本“上海派遣军”驻南京总参谋部第二部提出。1938年6月,以寺内久一为首的华北军也下令建立慰安所。11月3日,二方面军司令东九宫负责镇守汉口、汉阳,军队立即实行慰安所制度。1941年7月,梅津美治郎关东军提出招募2万名朝鲜慰安妇的计划,从而将慰安妇制度推向所有侵华日军。1939年4月,日军顺势开始在海南岛沦陷区设立慰安所。台湾省巡抚办公室接到海南岛日军占领军的指示,急需设立慰安所,招收慰安妇,并立即命令台湾省拓智股份有限公司负责海口海军慰安所的建设和慰安妇的招收与运营。1942年9月3日,在陆军省首长会议上指出“一般学校军官以下的舒适设施应在现有基础上增加,规模如下:华北100,华中140,华南40,华南100

东南亚战场上的日本慰安所也叫“爱国食堂”、“官护班”、“特护室”等。分别在菲律宾、新加坡、马来亚、泰国、缅甸、印度尼西亚、新不列颠群岛和新几内亚开设。被用作慰安妇的妇女来自菲律宾、马来亚、新加坡、文莱、印度尼西亚、柬埔寨、泰国和越南,有资料显示,1942年5月日军入侵菲律宾后不久就下令开设慰安妇站,25军占领马来半岛后立即着手建立大量慰安妇站。马来半岛的日本舒适站主要分布在30多个城市。1943年10月,马来西亚军政监察部制定了《慰安设施及旅馆营业遵守规则》和《艺妓、陪酒妇雇佣契约规则》。在印度支那半岛,越南是日军设立慰安所的第一个地方。15军到达缅甸后不久,日本慰安妇站就出现在缅甸各地,其中约20%的慰安妇是缅甸妇女。[10]日本人占领荷属东印度(现在的印度尼西亚)后,他们拘留了大量荷兰妇女,并将她们纳入日本的四个慰安所。日本发动太平洋战争后迅速占领太平洋和东南亚,慰安妇需求紧缺。1943年9月,日本的次官会议决定在日本组织一个年轻女孩的勤奋团队。1944年8月23日,5号、9号救援令宣布“妇女辛勤劳动令”,同时正式实施,从而使寻找慰安妇合法化,迫使大量妇女充当慰安妇。日本投降前几个月,在中国和东南亚国家的战场上节节败退。为了掩盖自己的罪行,大部分慰安妇都被杀害和灭口。

慰安妇数量很难准确计算,因为日军战败时销毁了大量档案。在日本,韩国学者金一绵认为慰安妇的总数是17万到20万,而韩国对抗群殴协会会长尹振宇认为是30万到40万,日本作家夏光认为是10万,日本学者秦玉妍认为是9万,吉美认为是15万到20万中国学者管宁认为,当时日军慰安妇人数最多应为30万,最少应为20万。苏志良认为,慰安妇制度实施以来的7年间,慰安妇人数约为36万至41万人。按国籍来说,慰安妇主体是中朝女性。朝鲜的慰安妇数量在14万到16万之间。日本的慰安妇数量约为2万人。台湾省及东南亚、澳洲、美国部分地区有数千名慰安妇截至2018年1月,中国大陆登记的“慰安妇”幸存者只有14人,主要分布在陕、琼、桂、湘、浙。台湾省岛“慰安妇”幸存者只有两人。韩国慰安妇受害者只有32名幸存者。

Tags: 慰安妇

标签云